Misaka Mikoto

【信良】Retrograde amnesia(逆行性失忆)上

*cp是信良,韩信x张良,西幻组人设(特使x福音),大概有几句话邦良注意避雷
*学生狗可能会坑
*人物ooc,有不适可以给我私,会改。
*私设子房在那一次战争中没死而是被韩信救出来了,以及对安眠药有不适感。
ok?→

  张良不知道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。
  四周是简陋的墙壁,没有窗子,头上昏暗的灯光照在破烂的桌子上,空气中散步的灰尘在灯光的照射下形成了光柱。门是从外面锁着的,打不开,张良也没再去尝试。身上很痛,有很多伤口。

  在他的印象里,自己应该是在教堂里一个人准备着明天的战争的。不,与其说准备,不如说是想着怎样陪着教廷的人演好这一出戏。聪明如他,早就知道了教廷里面的人想要干些什么——借这次战争杀死他和韩信,然后给刘邦扣上谋反的帽子 。这样一来,教廷可以不脏自己的手,除去他们三个人。然后还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宣扬一下自己的仁慈,告诉人们愿主保佑他们三在天堂安好。

多好的一步棋,如果对象不是张良的话,那可能他们三个人一个都活不下来吧。

  可惜他们完全低估了他们主教的智商。聪明如张良,他在听到圣殿之光叛变的消息时就有这种预感了,在收到教廷“死守”的命令时,他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 教廷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他们死而已,至于人民这种东西,对他们早就是不存在的东西了。

  于是张良设了一个局,顺着教廷的思路设了一个局。他在大战的前两天给了韩信一封信(其实里面什么也没写)让他帮自己送到教廷去,然后将人民疏散到其他领地去,最后自己只需要选择一个好看点的死法,让刘邦借题发挥一下,之后有理由脱离教廷的控制投奔吸血鬼。这样一来,伤亡就能降到最小——除他以外的大团圆结局。

  张良想了想,现在离战争应该还有两日。那么他就该找到特使然后让他帮自己送信。可是一觉醒来却是在这么个地方,难道教廷提前动手了?

  就在此时,门“吱呀”一声,开了一条缝。

  几乎是本能性的,张良拿起了言灵之书准备作战,直到看清来人才放松了下来。

  “特使,你怎么会来。”
 
  张良将言灵之书放下,淡淡的看向韩信。

  “子房。”

  “别这样叫我。不是说过现在是特殊时期,要叫我主教的吗?”

  韩信不置可否,他将午饭放在那张破烂的桌子上,强颜欢笑的着看向张良:“好的,主教大人,吃饭了。”

  “怎么伤的这么重?”张良皱了皱眉头,即使韩信很小心的掩饰自己的伤,但还是被张良发现了。

  那可是一直在自己身边护着自己的人啊,怎么可能发现不了。

  “没事,小伤而已,最近吸血鬼闹的比较厉害。”韩信偏了偏头,不敢直视张良的眼睛。

  “给我回去好好养伤。”

  “是,是,我的主教大人。”

  韩信打着哈哈,把张良忽悠了过去。张良也没说什么,既然他不想自己担心那不如随了他的意,于是便一口口的吃起韩信带来的饭。

  “对了,特使,我有一事相求。”张良吃着饭,突然抬起头,一双湛蓝的眼睛直直的看向韩信。

  对面那人不说话,他的微笑僵在了脸上。张良有些疑惑,伸出手去,想看看他怎么了,却被对方灵敏的避开了手。

  “请讲吧,主教。”韩信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  张良只是感到有些疑惑,但这并不妨碍他和教廷的对弈:“我要你帮我送一封信。”

  “我拒绝。”

  张良再次皱起了眉。

  从小到大韩信可以说是绝对护着他的,不管是和吸血鬼的战斗也好,还是和教廷的人对峙也好,他永远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小心的护着他的,对于他的命令也几乎是言听计从,照他的话说,就是“我为自己的主服务,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  所以张良完全没想到这一步棋会出毛病。

  “特使,听话。送一次信而已,几天就回来了。”张良试着放缓语气,用哄小孩子的口吻对韩信说到。

  “我不。”

  更加严厉的拒绝。

  张良开始有些生气了。

  “特使,我是主教。”

  “我说过我不会做的,即使您是主教也无权命令我。”

  “韩重言!”
 
  张良猛的一拍桌子,却不想牵动了身上的伤口,撕心裂肺的痛。张良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。韩信急了,想过来看看情况,却被张良制止了。

  “我没事。这件事你答应也得做,不答应也得做,你知不知道?”张良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句话的。

  “子房你别说话。”

  “特使,答应我。”

  韩信没有回答,他只是在查看张良的伤怎么样了,感觉没有大碍之后才抬起头看向张良,眼里是说不出的悲怆。

  “你又想一个人承担这一切吗?”

  张良反而愣了。

  韩信的军事头脑他是绝对信得过的,无论是从策略还是带兵打仗上面,他都绝对可以在教廷里有一席之地。可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友人低到可怜的政治智商,所以才会下这么一步棋来保全他。

  可就是这样一个政治智商感人的友人,看透了他和教廷的局。

  “……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,一封信而已。”张良移开视线,他更愿意把这个当成一个巧合。

  他想保全韩信,想保他在这个他看不透的局里的命,那他就不能让他看透这个局。

  “是啊,一封信。”韩信的声音有些愠怒,语气带上了丝丝嘲讽,“的确是一封信而已,不过送信的结果就是把我们的主教大人一个人留在这里送死,然后自己继续被教廷利用直到死亡。我说的对不对啊,主教大人?”

  好吧。他已经看透完了。

  “特使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你得活下去。”

  “哦,是的,我得活下去。可是张子房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让你活下去,起码这么多年里我一直都这么想?”韩信已经开始激动了,他几乎想上前一步直接抱住那人,那个失而复得的人。

  “……重言。你不能陪我送死。”张良的声音还是淡淡的,他一直以来都没什么感情波动,可是韩信是例外,韩信就是那个鞋都不脱就走进他内心的人,更可笑的是他都不知道韩信什么时候进来的。

  “……子房,吃饭。”

  “重言,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 “子房你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?”

  “不想。你在的话我就是安全的,不是吗,特使?”

  张良挑了挑眉,示意韩信回答自己的问题。韩信还是没有回应,最后的最后,两个人就僵持在那里,无语可言。
  “子房,那我走了。”韩信收好了碗筷,向门外走去。

  “……哦。”

  张良选择了妥协。无所谓,反正他死都要把韩信护出去的,既然他知道了那他也没必要隐瞒了,大不了自己明天打晕他把他丢给隔壁教廷的人,虽然自己能打晕韩信的概率比从那场战争存活的概率还小。但自己一定可以把韩信送出去的,这点他深信不疑。

  下午没有韩信的时光是很无聊的,但好在韩信带了几本书给他,张良看着看着,就到了晚上。

  “子房,饿了吗?”从门外探出一个马尾。

  “没有多饿,你来的正好。”张良放下手中的书,看向韩信,头微微偏着,“不坐过来吗?”

  哦,主啊,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的人。韩信再一次感谢了创造张良的天主,然后顺从的坐了过去。

  张良还是一小点一小点的吃饭,韩信就看着他一点一点吃饭。最后张良实在忍不住了,问到: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  “没有,你接着吃。”

  没有你看我干嘛。张良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,接着吃饭。

  没过多久,张良便觉得有些困乏了。自己应该没有睡这么早的习惯,许是今天下午看书看累了吧,他想。

  “好了,重言你走吧,我要睡觉了。”张良打着哈欠,向韩信发出了逐客令。

  “是是。”

  韩信开始收拾碗筷。收拾完之后,韩信发现张良已经蜷缩在床上睡着了。小小的一团蜷缩在一起,脸上的神情十分安详。韩信笑了笑,做过去帮张良掖好被子,然后在他的主教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 “May God bless you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?